男子两年前捡到“铱链” 受辐射落下终身残疾
  
男子两年前捡到“铱链” 受辐射落下终身残疾
  

本报2014年5月11日、12日、13日曾连续报道此事。
  

两年的治疗已经让丢铱事件受害者王尚文家徒四壁。
  

受辐射伤害的王尚文如今只能拄拐行动,身上的伤疤触目惊心,叫人不忍直视。 本组图片 梅建明 摄
  

两年前,天津宏迪工程检测发展有限公司在南京进行探伤作业期间,丢失一枚放射源铱-192。此事一度震惊全国,引起了普遍的关注。扬子晚报也对此事进行了连续报道。尽管后来这串链状物被找回,但当初捡到后又丢弃铱-192的南京葛塘街道居民王尚文却因铱-192辐射受伤严重。近日,记者采访得知,王尚文经过两年的治疗,受经济条件所限,已于今年6月初回家休养。这次意外,让王尚文承受了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并落下终身残疾。
  

2014年5月7日,天津宏迪工程检测发展有限公司在位于浦六北路188号的中石化第五建设有限公司院内进行探伤作业期间,丢失用于探伤的放射源铱-192一枚,次日报警。
  

警方查明,丢失放射源铱-192事故,主要是因为天津宏迪检测公司的4名4名相关责任人随后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南京市环境保护局当时的通报称,7日早上4点,天津宏迪检测公司在南京中石化五公司预制场,使用一枚铱-192作业完毕,收源时发生机械故障。现场8日晚上7点请维修人员维修时,发现内部没有放射源,当晚11:00报案,9日凌晨1点报南京市环保局。该局根据应急处置预案,以南京葛塘街道办事处为办公地,成立了由公安、环保、医疗、当地政府和相关企业领导及专家组成的现场处置指挥部,分公安排查组、综合组、稳定组和技术组四个组,开展寻找丢失放射源的工作。
  

最终,5月10日由江苏省环保厅调来的探测搜寻车辆经过一番搜寻之后,发现放射源位于中山社区梅王组附近,并最终把放射源锁定在一块两平方米的荒草范围里,随后找到并捧出铱-192,这枚放射源在“失踪”87个小时后,终于被放进专业的设备中运走。
  

辐射伤落下终身残疾,天天都疼
  

在这一事件中,捡获铱-192放射源的是南京葛塘街道居民王尚文,当初在事发地做保洁时,他看到这个掉在地上亮眼的铁链状东西,以为是贵重物品,就装进自己裤子口袋里,带回了家。后来,他从媒体上看到各方都在寻找这个东西,感觉不妙的他,又将这枚铱-192扔至荒野,不敢再声张。
  

让王尚文没想到的是,他的人生轨迹就此发生了巨大改变。
  

尽管接触放射源前后只有3个多小时,但王尚文很快就出现身体不适,大腿皮肤溃烂水肿,被送往苏大附属第二医院救治,经诊断为骨髓性放射玻王尚文在这里治疗了一年之久。2015年初夏,为了降低医疗费用,王尚文转到南京江北人民医院接受康复治疗。又经过一年的治疗,考虑到家庭经济条件有限,王尚文及家人决定出院,回家调养。
  

在王尚文位于葛塘街道中山社区的家中,扬子晚报记者看到,这个家已家徒四壁。已经59岁的王尚文只能拄着双拐缓慢走动,丧失了劳动能力。他放置过铱-192的右裤口袋处的腿部,受影响最厉害,右腿畸形。
  

王尚文脱下衣服,从腿部到上半身,几乎布满了手术后的伤疤,不规则的缝合伤口及变形的肌肉,触目惊心。“一到下午三四点钟,腿就钻心地疼,非要吃止疼药。”王尚文说。
  

铱源已过两个半衰期,他捡了条命
  

王尚文说,专家告诉他,当时他拿到的放射源用了70%,还剩了30%,这才使他活了下来。王尚文苦笑着说:“如果反过来,用了30%,还有70%,我的命就没了。”
  

当年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专家分析认为,当时的铱源已经历两个半衰期,活度为II类源下限,在完全无遮蔽的情况下,相距30米外,对人体就不会造成伤害。但如果人近距离接触,情况就难以预料了。
  

南京江北人民医院刘涛医生说,王尚文转院过来时,基本上不能自理,进食、大小便都需要家人或者护工辅助。经治疗,王尚文的身体状况和运动能力已经大有好转。刘涛称,王尚文完全可以定位为伤残,而且由于是放射病导致的,还会有后遗症。
  

为什么接触3小时就留下如此严重的后果?江苏省疾控中心放射防护所余宁乐所长分析,因为是近距离接触,导致局部的放射剂量比较大。在早期是大面积的皮肤红肿,然后就是水泡,水泡破了以后会产生溃疡。而这个溃疡是经久不愈的,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甚至需要采取一些植皮等方法才能治愈。
  

在王尚文出院后不久,江苏省环保厅、南京六合区葛塘街道以及王尚文的用人单位中石化第五建设公司等单位启动了王尚文的伤残损害赔偿协商议程。各方一致认为,天津宏迪工程检测公司因放射源保管不当,导致王尚文被辐射损伤致残,负有直接责任,应该由天津宏迪方面对他作出主要赔偿。
  

经过环保部门、当地政府与天津宏迪调解协商,今年5月底,天津宏迪公司与王尚文签订了一份协议,一次性赔付王尚文各类费用110万元。
  

一位法律界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从王尚文的身体、年龄和伤情角度考量,110万元的赔偿金基本能满足他治疗和生活的需求。但如果此后病情发生反复,需要后续治疗,且医药费及其它费用超过了110万元这个总数,“一次性赔付”的说法将面临推倒重来的可能。受害者还可以继续向对方申请赔偿差额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